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与苏州市银辉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发表日期: 2018-12-07
关联企业:
关联律所:
文书正文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苏01民终7515号
当事人信息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住所地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龙蟠中路69、37号。 主要负责人:娄伟民,该分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宏,北京德和衡(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苏州市银辉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苏省苏州市吴中区木渎镇珠江南路378号天隆大楼4220室。 法定代表人:陈兴中,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宋建平,北京盈科(苏州)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封佳,北京盈科(苏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以下简称人保南京分公司)因与被上诉人苏州市银辉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辉公司)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人民法院(2017)苏0102民初720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8月2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诉求
银辉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人保南京分公司立即支付银辉公司保险理赔款50万元,并支付此款自2017年5月11日起至实际付款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档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2.人保南京分公司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7月1日,银辉公司在人保南京分公司处投保雇主责任险,保单号PZFG201632010000001618,保险期间自2016年7月1日至2017年6月30日;保险合同约定了承保的人数为260人,并约定了自动承保新员工;保单所称的雇主责任为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中列明的工伤或视为工伤的情形;保单所称的所聘用员工是指在一定或不定期限内,接受被保险人给付薪金工资而服劳务……的特殊人员;合同约定死亡的责任限额为50万元。 任明光于2017年4月1日受银辉公司指派在苏州工业园区长阳街128号苏州蛇牌医疗研究院有限公司进行外墙清洗作业时不慎坠落身亡。在湖东社区人民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银辉公司与任明光的继承人达成调解协议,由银辉公司支付任明光的继承人总计71万元,该款项已经实际支付67万元。 一审法院另查明,银辉公司营业执照载明的业务范围包括“清洗服务”。雇主责任险保单明细表责任范围条款约定:凡被保险人所雇用的员工,在本保险有效期内,在受雇过程中,从事本保险单载明的被保险人的业务有关工作时,遭受意外而致受伤或死亡,被保险人根据雇用合同,须负医药费及经济赔偿责任,包括应支出的诉讼费用,保险人负责赔偿。上述被保险人所雇用的员工包括短期工、临时工、季节工、实习生、徒工及退休返聘人员。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银辉公司、人保南京分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关系依法成立且合法有效,应按照合同约定履行各自的义务。任明光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所聘用员工,亦属于自动承保新员工,任明光的死亡也属于雇主责任的范畴,死亡时间在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期间内。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银辉公司的雇员在从事外墙清洗业务时发生意外,是否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人保南京分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保险责任?首先,雇主责任保险条款中关于责任免除的情形未包括从事经营范围外的业务。其次,保险公司在承保该项业务时,未告知银辉公司哪些经营行为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也未在签订合同时履行提示说明义务,如清洗服务的范围包括哪些?再次,保单责任范围所指的“从事本保险单载明的被保险人的业务有关工作”含混不清,“业务有关工作”的理解有歧义,根据保险法第三十条规定,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本案应当以有利于被保险人的方式进行解释,即任明光进行外墙清洗系从事银辉公司业务有关工作。基于上述理由,人保南京分公司应当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承担保险责任,应赔付银辉公司50万元;人保南京分公司并非在确定保险责任的情况下故意不予理赔,因双方理解存在分歧导致保险理赔未达成一致意见,故银辉公司要求人保南京分公司赔付利息,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一审法院判决:一、人保南京分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银辉公司50万元;二、驳回银辉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人保南京分公司承担(该款银辉公司已预交,人保南京分公司应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将8800元连同应付款项一并给付银辉公司)。
上诉人诉求
上诉人人保南京分公司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驳回银辉公司的诉讼请求,本案诉讼费用由银辉公司承担。事实和理由:(一)银辉公司员工任明光坠楼身亡的事故不属于案涉雇主责任险的保险责任范围。1.银辉公司与人保南京分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明确约定,保险责任范围是银辉公司业务有关工作的用工风险,而银辉公司业务有关工作应当限定在该公司营业执照上登记的业务范围,超过该范围的,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2.2016年签订案涉保险合同时,银辉公司的工商登记显示,该公司营业范围包括“清洗服务”,后银辉公司在2018年变更工商登记,营业范围变更为“清洗服务、外墙清洗”,增加“外墙清洗”,显然“清洗服务”与“外墙清洗”不是同一业务范围。3.因“外墙清洗”涉及高处作业,需要取得相关安全生产监督管理部门认可的资格证,银辉公司未取得相关经营资质、任明光未取得相应操作证。4.本案中,人保南京分公司按照普通服务人员费率收取银辉公司保费,而银辉公司从事外墙清洗业务应当按照高空作业人员费率收取较高保费。5.2017年4月1日,银辉公司员工任明光从事外墙清洗时坠楼身亡,其从事的不属于保险责任范围约定的“业务有关工作”,该事故不适于保险责任范围,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二)一审法院适用法律不当。人保南京分公司对保险责任范围条款没有提示、明确说明义务,一审法院认定人保南京分公司未尽到明确说明义务,缺乏依据。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纠正。
被上诉人答辩
被上诉人银辉公司辩称,1.银辉公司与人保南京分公司签订的保险合同明确约定,保险责任范围是银辉公司业务有关工作的用工风险,而非保险公司主张的银辉公司营业执照记载的经营范围。2.即便如人保南京分公司陈述,可以对该保险范围条款作多种解释,根据相关法律规定,也应当采取对银辉公司有利的解释。3.银辉公司于2018年变更工商登记,将“外墙清洗”纳入经营范围,变更登记前后,银辉公司的经营范围实际没有发生变化。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本案二审归纳争议焦点为:任明光坠亡事故是否属于案涉保险合同的责任范围。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采取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合同所使用的词句、合同的有关条款、交易习惯等,确定该条款的真实意思。仍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有利于投保人、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即不利解释原则应为第二位合同解释方法,只有在通常解释无法解决争议的情况下,才可以将不利解释规则作为一种辅助手段进行解释。本案中,双方当事人争议的是案涉雇主责任险的保险责任范围。对此,本院认为,从保险条款来看,除第四条保险责任范围条款外,人保南京分公司、银辉公司还通过特别约定的方式对保险责任范围进行了扩展,案涉雇主责任险备注条款明确约定:经双方同意,保险事故发生时所实施的《工伤保险条例》及其有关法律规定、司法解释中列明的工伤或视为工伤情形,均为本保单所指称的雇主责任。《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一项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银辉公司雇员任明光在从事银辉公司指派工作时坠楼身亡,显然属于前述应当认定为工伤的情形,符合备注条款约定,应为案涉雇主责任险保险范围。 人保南京分公司辩称,案涉雇主责任保险适用的前提条件是银辉公司雇员从事银辉公司工商登记经营范围相关工作。对此,本院认为,从文义解释来看,“从事被保险人的业务有关工作”与“从事被保险人工商登记业务有关工作”明显不同,人保南京分公司的解释限缩了保险责任范围,不符合该条款的通常理解,本院不予采纳。至于任明光发生事故时从事的外墙清洗,是否是银辉公司的经营范围,无需赘述。虽然一审法院关于保险责任范围的解释规则适用有误,但实体处理结果并无不当,可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人保南京分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结果并无不当,可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0元,由上诉人人保南京分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合议庭
审判长黄德清 审判员罗正华 审判员毕宣红
判决日期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
书记员
法官助理程俊杰 书记员尹琪
关联裁判文书
原告苏州市银辉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与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责任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判决案号:
(2017)苏0102民初7200号
判决/裁定日期:
2018-06-20
案件身份:
原告 - 苏州市银辉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代理律师事务所 - 北京盈科(苏州)律师事务所
被告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京市分公司
代理律师事务所 - 北京德和衡(南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