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告徐杰敖诉被告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被告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告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及被告杨安进名誉权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发表日期: 2016-12-22
关联企业:
文书正文
沈阳市铁西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辽0106民初4842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徐杰敖。 被告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马特.斯科特.苏德曼,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安进,系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曾砚明,系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安进,系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 法定代表人杨安进,系该所主任。 委托代理人杨安进,系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杨安进。
审理经过
原告徐杰敖诉被告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被告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告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及被告杨安进名誉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本院审判员马静担任审判长、与审判员孙嘉楠、人民陪审员年晶晶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杰敖、被告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杨安进、被告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委托代理人杨安进、被告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委托代理人杨安进及被告杨安进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求
原告徐杰敖诉称,原告诉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下称谷歌)和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时,四被告答辩意见中用了很多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大篇幅大讲特讲,恶意侵权,恶意缠讼,滥用诉权,铺天盖地大讹诈……等侮辱诽谤的恶毒语言及内容,令人不堪入耳!严重的侵犯了原告的名誉权,实质沈阳中法的生效判决(2013)沈中沈民终字第1563号早已认定原告徐杰敖之诉无过错,判谷歌败诉。可是四被告在知情的情况下,仍然恶意侵权,已属故意,令人无法容忍,原告只好诉至法院。敬请依据侵权责任依法判定:1、四被告赔偿原告名誉损害等200000元,精神损害50000元;2、四被告公开赔礼致歉;3、被告承担诉讼费及因本案发生的其他费用。
被告答辩
被告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辩称,原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被告实施了涉案侵权行为,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针对原告长期恶意实施的诉讼中所发表的意见属于当事人对案件事实的合法的陈述,不属于侵权行为。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和杨安进作为前述两公司的诉讼代理机构和诉讼代理人,其代理案件的行为法律后果应由前述两公司承担,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原告徐杰敖称曾起诉过本案被告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及被告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名誉权纠纷一案,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及杨安进系上述二被告的诉讼代理机构和诉讼代理人。在该案中,原告认为被告的代理意见中多次出现“滥用诉权”、“恶意缠讼”、“生财之道”等字样,系侵害原告名誉权之行为,故诉讼来院。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陈述,以及原告提供的民事判决书、代理意见等证据经庭审质证,本院予以确认,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公民享有名誉权,公民的人格尊严受法律保护,禁止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公民的名誉。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原告徐杰敖认为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曾起诉被告谷歌信息技术(中国)有限公司及被告北京谷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被告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和被告杨安进作为前述两公司的诉讼代理机构和诉讼代理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发表其代理意见系正当行使诉讼权利的行为,民事诉讼当事人享有平等的诉讼权及辩论权。另,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在公开场合发表的言论对原告名誉造成了损害,故对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一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驳回原告徐杰敖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750元,原告徐杰敖申请免交诉讼费,由于其系低保户,故免收其案件受理费。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收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并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逾期不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合议庭
审判长马静 审判员孙嘉楠 人民陪审员年晶晶
判决日期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八日
书记员
书记员姜晨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