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金岳与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发表日期: 2020-01-07
关联企业:
关联律所:
文书正文
浙江省云和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浙1125民初975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项金岳,女,1965年10月29日出生,务工,汉族,住浙江省云和县。 法定代理人:刘世勤,1962年12月25日出生,汉族,务工,住址同上,系原告的丈夫。 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伟革,浙江多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住所地浙江省云和县凤凰山街道中山西路1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331125704765132Q。 法定代表人:江浩,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邓伟力,浙江博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住所地浙江省云和县凤凰山街道中山西路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23325230026553503。 法定代表人:魏斌,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庄子,浙江博翔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云和县交通运输局,住所地浙江省云和县浮云街道红光路1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32523002654315A。 法定代表人:邱发强,局长。 被告:云和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住所地浙江省云和县浮云街道红光路222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2332523MB1C36727J。 法定代表人:徐建平,主任。 上述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激,男,1969年1月15日出生,畲族,住浙江省云和县中山路212号,系云和县交通运输局职工。 上述两被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李远强,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住所地浙江省云和县浮云街道梨园路25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113325230026542191。 负责人:王燕梅,局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钟鼎飞,浙江万申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原告项金岳与被告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云和县交通运输局、云和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8月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于2019年10月15日依法公开开庭审理。原告项金岳的法定代理人刘世勤、原告项金岳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黄伟革、被告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邓伟力、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庄子、被告云和县交通运输局、云和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雷激、李远强、被告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钟鼎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求
原告项金岳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含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交通费、鉴定费等损失共计人民币706271.83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8年5月27日20时25分许,原告驾驶防盗登记号为丽水D12152号绿驹牌二轮电动车,沿云和县和信路由南向北方向行驶至和信路与朝阳路交叉路口时,由于橡胶减速带破损(毁损)导致路面不平,造成原告连人带车侧翻倒地受伤,二轮电动车受损事故。原告受伤后在云和县人民医院、丽水市中心医院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经司法鉴定,原告所受的伤构成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一级伤残、完全护理依赖。事故发生后,为避免类似事故的发生,被告将该破损(毁损)橡胶减速带予以拆除,并在原位置重置了橡胶减速带。原告认为,依据《浙江省公路路政管理条例(2014修正)》第二条、第四条、第十五条与《浙江省城市道路管理办法(2011修正)》第二条、第十八条、第二十条等相关规定,被告系案涉道路(公路)的产权人、养护维修责任单位及管理机构,应当加强道路(公路)养护工作,及时排除安全隐患,保持道路(公路)完好、平整、畅通。现案涉橡胶减速带破损(毁损)导致路面不平,是道路(公路)上的不安全因素,且被告未设置有关警示标志,与原告的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依照《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故原告起诉至法院。
被告答辩
被告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答辩称,《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已明确项金岳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且在经过案涉路段时因其操作不当致使车辆侧翻,项金岳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被告与该起交通事故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不承担侵权责任。对于诉状中提到的减速带问题,被告既未拆除也未重新安装,根据现场照片,减速带是完整的,没有任何破损。综上,认为原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答辩称,其答辩意见与被告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的一致,其与该起交通事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其不用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云和县交通运输局、云和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共同答辩称,一是被告主体不适格,案涉事故发生路段不属于其管理维护范围。案涉事故发生在和信路和朝阳路交叉路口,该地处于云和县工业园区范围内的道路。根据相关部门的公路登记,该地不属于国道、省道、县道、乡道、农村公路,被告无管理权,更无相应的养护、维修义务。二是原告对事故负全部责任,损害事实与减速带并无关系。交警部门已经对案涉事故作出认定,在事故发生时路面平整、路灯照明良好,但由于天黑并伴随着大雨,可能导致了地面湿滑。原告在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情况下,不当操作才导致事故的发生,应由原告自身对事故承担责任。原告未提交证据证明案涉事故是由于减速带造成,原告的诉请无事实依据。三是原告适用法律错误,案涉事故发生路段不属于国道、省道、县道、乡道、农村公路,不能适用《浙江省公路路政管理条例》。综上,被告认为其与案涉交通事故无关,不用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答辩称,其不是适格被告,案涉事故发生路段位于云和县工业园区里,根据云和县人民政府的相关规定,工业园区代表人民政府对园区经济发展履行职能,园区内的基础设施由工业园区自行投资、自行管理,因此被告不是该路段的产权人,也不是养护、管理人,其与该起交通事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不用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请求驳回原告对被告的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8年5月27日20时25分许,原告项金岳驾驶防盗登记号为丽水D12152号绿驹牌二轮电动车(经鉴定为二轮轻便摩托车),沿云和县和信路由南向北方向行驶至和信路与朝阳路交叉路口时,车辆侧翻导致项金岳受伤及二轮电动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云和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项金岳因操作不当致使车辆侧翻;项金岳未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车辆在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上,未在确保安全、畅通的原则下通行;项金岳在该起交通事故中承担全部责任。 原告项金岳先后被送至云和县人民医院、丽水市中心医院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2019年7月4日,刘世勤(系原告丈夫)委托丽水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对项金岳的伤残等级、护理期、营养期、误工期等进行鉴定。丽水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19年7月15日作出鉴定报告,认定项金岳构成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一级伤残;误工、护理、营养期自外伤之日(2018年5月27日)起至本次伤残评定前一日(2019年7月3日)止;项金岳构成完全护理依赖;项金岳存在后续治疗,具体费用建议按临床实际发生的医疗费而定或参考相关医疗证明。 原告项金岳的各项损失费用共计2302163.42元,其中:医疗费455517.4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9660元(322天×30元/天)、营养费12060元(402天×30元/天)、护理费583528元(定残前402天×144元/天+定残后20年×52564元/年×50%)、误工费57888元(402天×144元/天)、残疾赔偿金1111480元(20年×55574元/年×100%)、被扶养人生活费65690元(5年×19707元/年×100%÷3+5年×19707元/年×100%÷3)、交通费3220元(322天×10元/天)、住宿费520元、鉴定费2600元。 另认定,从交通事故现场记录图、照片以及录像等显示,原告项金岳发生事故的现场位于云和县和信路与朝阳路交叉路口,该事故路段和信路为南北走向,朝阳路为东西走向,路面为柏油路面,路面平整完好。原告事故发生之时为下雨天,路面潮湿,和信路北侧路口设有减速带,减速带明显无端头,减速带长度存在缺损现象(路面宽17.2米,而该减速带仅3.96米),原告事故车辆侧翻位置为过减速带且离减速带缺损截面0.6米处,无直接证据显示原告摔伤之时的直观情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本院对事故发生原现场进行勘查,原减速带位置上现已重新更换了一条完整的减速带。 又认定,根据云和县人民政府对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的规定,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负责工业园区内各项基础设施、公共设施建设,履行园区建设管理职能。本案案涉事故发生地点位于浙江云和县工业园区职责范围,该路段属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负责管理和日常养护。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焦点是:1、案涉事故发生地段属哪个部门管理和养护,即谁应作为该起事故的责任主体;2、减速带与原告的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即责任主体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对于争议焦点1,根据云和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云政办发[2014]180号《云和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的规定,案涉事故事发地段属于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的职责范围,案发路段应由其管理和养护,对于在该区发生的事故应由其负责,因此,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应为本案的责任主体。对于被告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其系经县政府批准设立的国有资产营运机构、县政府直属的国有独资企业,其在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管理下开展工作。对于被告云和县交通运输局、被告云和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根据《浙江省公路路政管理条例》和相关部门的公路登记,本案案涉路段不归属国道、省道、县道及乡道,也不属农村公路,其对该路段无管理的权限和维护的义务。对于被告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根据云和县办发[2019]35号《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其对于工业园区范围内的路段没有管理职能。综上,被告被告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云和县交通运输局、云和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均不是本案责任主体,无需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对于争议焦点2,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解释》第九条规定:“因道路管理维护缺陷导致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道路管理者承担相应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道路管理者能够证明自己已按照法律、法规、规章、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地方标准尽到安全防护、警示等管理维护义务的除外。”本案案涉交通事故发生于云和县工业园区内,根据云和县人民政府的职能划分,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负责园区内各项基础设施、公共设施建设,履行园区建设管理职能。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作为工业园区范围内道路设立、管理和维护人,对于道路减速带的设立、维护具有法定职责。本案虽然从交警部门所作的事故现场记录图、照片以及现场录像(监控视频被树冠遮挡无法看到事故发生位置)均不能直接显示原告摔伤时的直观情形,但结合事发位置、天气状况、原减速带破损等情况,原告提供的证据已达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本院确认减速带瑕疵与原告事故发生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被告对原告事故的发生存在一定过错。同时,被告也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自身没有过错,依法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另,原告项金岳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对自身安全负有最大的注意义务,但其操作不当,未确保安全,未取得驾驶证驾驶机动车,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相关规定,其应对事故的发生承担主要责任。综上,本院确定原告项金岳的物质性损失合计2302163.42元,根据各自过错程度,酌定由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承担10%的责任,即赔偿原告物质性损失230216元(即总计2302163.42元×10%);对于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本院酌定支持由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承担10000元。 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一、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项金岳物质性损失人民币230216元; 二、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项金岳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 三、驳回原告项金岳本案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931元,由原告项金岳负担2594元,由被告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负担1337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
审判长杨飞挺 人民陪审员宋少华 人民陪审员吴捷湘
判决日期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六日
书记员
法官助理张俊梅 书记员叶雨露
关联开庭公告
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案号:
(2019)浙1125民初975号
上诉人:
项金岳
被上诉人:
云和县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浙江云和工业园区管理委员会,云和县交通运输局,云和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云和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
开庭日期:
2019-10-15 09: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