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与上海基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文书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 发表日期: 2020-01-08
关联企业:
关联律所:
文书正文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9)川0107民初6651号
当事人信息
原告:杨斌。 委托代理人:祝运涛。 被告:上海基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基分文化)。 法定代表人:陈思晖。 委托代理人:顾燕。
审理经过
原告杨斌与被告基分文化网络侵权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6月10日受理后,基分文化在递交答辩状期间向本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将案件移送至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审理,本院经审查后驳回了基分文化管辖权异议。审查管辖权异议的期间,从审判期限中予以扣除。此后,本案依法由审判员陈克刚独任审判,于2019年8月1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杨斌及委托代理人祝运涛、被告基分文化的委托代理人顾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求
原告杨斌诉称,原告下载了被告运营的趣头条APP软件。2018年7月,趣头条频繁向原告推荐相关的娱乐广告。原告被广告吸引,点击广告后在虚假广告的诱骗下陆续进行消费充值115万元,最终发现被骗而向公安机关报案。原告认为,被告推送的广告具有欺骗性质,而被告对广告审查不严,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故而,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115万元。
被告答辩
被告基分文化辩称,被告是趣头条的运营商,但其中的广告是广告联盟基于大数据分析所自动推送。被告在广告发布前无法审核所发布的广告,只能在广告发布后进行人工巡查及审核。原告在起诉中并未指出其浏览的链接,开庭时才说明其浏览的是金象互娱。故而,被告无法核实金象互娱是否曾经在趣头条上发布过广告。而原告所述支付宝充值,均是充值给不同的个人。故而,原告所述损失与被告无关,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本院查明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如下: 一、基分文化是从事包括计算机信息等内容在内的有限公司,趣头条APP是其开发运营的手机软件。在该APP所推送的消息中,不时会出现推广广告。而所推广的广告也系基于大数据分析,由媒介方平台通过程序化方式直接发布于趣头条APP中。在广告发布后,基分文化员工会对广告进行人工审核,对违法广告或客户投诉的广告予以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技术处理。 二、杨斌在其手机上下载了趣头条APP,在浏览中发现了棋牌类广告,曾经点击进入链接。其界面为“万利游戏”,活动内容及广告内容包括“每月空投美女到您身边”、“有充就有送”、“玩游戏、话费流量享不停”、“玩游戏送美女”、“你输钱、我送钱”、“通过线上线下的专业管道把美女24小时内空降到您身边”、“美女空投服务折现金币对半折现”,等等。 三、从2018年9月至2019年1月期间,杨斌通过其支付宝账户频繁、大量转出款项,金额从100元至5000元不等,合计转出115万余元,对方收款人包括至尊客服小雪、AA兔兔、静妹、幸福超市、鑫鑫超市、永辉川菜馆、遥宁广告设计、拼多多平台商户等上百账户。 四、2019年1月24日,杨斌向公安机关报案称,自己从2018年8月开始在网上参加斗地主游戏,后被拉入在线返利的活动而被骗115万元。 五、2019年3月19日,杨斌委托北京蓝鹏(成都)律师事务所律师祝运琦向基分文化发出律师函,表明杨斌通过趣头条APP而进入金象互娱链接导致损失100万元,要求基分文化予以赔偿。但该函件未加盖律师事务所律师公章。 上述事实,有身份信息、工商登记信息、收集APP截屏、支付宝流水、当事人的陈述记录等收集在案,予以佐证。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基分文化系趣头条APP的运营商,其身份性质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者。由于互联网具有开放性和虚拟性的特征,任何人都具有在网络上发表言论的机会,并导致海量的网络数据。故而,任何个人、组织甚至国家均无法完全控制互联网。就本案而言,基于网络数据的海量性以及大数据的广告推送,基分文化无法就网络用户在其APP上所发布的广告内容进行全面的实质性审查,只能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所规定的“通知-删除”原则,在得到被侵权人的通知后,对相关链接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 就本案而言,第一,杨斌要求基分文化予以赔偿的理由是基于自己通过趣头条链接导致自己被骗115万元,但相关链接目前并未经法定程序认定为诈骗链接。 第二,按照杨斌的陈述,其共计按照“金象互娱”的链接账户充值115万余元,但其所提交的支付宝流水,除极少部分载有“客服”字样之外,绝大部分的收款人无法核实身份。其中既有微信红包,也有显示为网名的个人账户,还有超市等收款账户。全部收款账户均无法核实真实身份信息,也无法核实其真实用途。不能证明上述款项用于“金象互娱”的充值消费。 第三,根据杨斌所提交的材料,其在2019年1月向公安机关报案自己受骗,而迟至2019年3月才向基分文化发出律师函,且所发出的律师函也无律师事务所律师盖章。杨斌虽然陈述其多次拨打基分文化投诉热线并提供了电话号码,但无通话记录,无法证明其具体拨打的时间和投诉的内容,故其行为不符合我国侵权责任法所确定的“通知-删除”原则。 综上,杨斌所提交的证据既不能证明其通过支付宝所支付的115万余元的具体用途,也无法证明其曾经向基分文化进行了通知义务,故而,杨斌要求基分文化赔偿损失,证据不足,对此本院不予支持。故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判决结果
驳回杨斌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150元,简易程序减半收取7575元,由杨斌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
合议庭
审判员陈克刚
判决日期
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
书记员
书记员王洁